相关文章

全国省会城市公用事业单位首家改制贵阳市煤气公司变身股份制企业

来源网址:http://www.zypxtl.com/

  金黔在线讯2004年1月10日,一块崭新的招牌挂在了贵阳市煤气大楼显眼的地方:贵阳燃气有限责任公司。这对贵阳市煤气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引入了中国煤炭信托投资公司,将国有企业改制为股份制企业。

  贵阳市煤气公司成了贵州省率先实行股份制改造的公用事业单位,也是全国省会城市公用事业中第一个实行股份制改造的单位。

  改制:需要政府和企业达成共识

  对于改制,贵阳市煤气公司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那样被动。早在1997年贵阳市煤气公司就涉及改制,煤气公司人自己称为“风波不断”。

  1997年广东发展银行欲整体收购贵阳煤气公司。

  1998年—1999年贵阳煤气公司想以小搏大,兼并气源厂。

  这些方案因为各种原因无疾而终。当时,贵阳煤气公司一些员工私下抱怨说是政府的某些部门意识没跟上,对经营干预过多。

  2000年在政府的安排下,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对贵阳市煤气公司进行调研,设计改革框架。2001年改革方案出台。2002年初,贵阳市煤气公司划归贵阳市国有资产投资管理公司管理。改革的步伐在企业和政府达成共识后一点点加快。

  2003年8月份,贵阳市市委书记王晓东到北京招商引资,贵阳市煤气公司趁机把改制列入了招商项目。此举引来了许多国内的投资者。贵阳市政府的官员们此时在改制问题上已经达成了共识。按照中央关于“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的要求,市里的领导们提出了力争用3年左右的时间把贵阳市国有大中型企业全部改造成规范的股份制企业。

  为了改制过程公正、透明,贵阳市燃气公司的黄总说,他们主动要求成立由贵阳市国资委、财政局和招商局等一系列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小组,加快了改制的进程。“避免了重复跑部门,浪费时间。同时又让公司里的人对单位领导没什么闲话可说。”

  贵阳煤气公司改制只是贵阳市大批国有企业推向市场的一个序幕。据贵阳市招商引资局局长丁海透露,2004年,贵阳市还将把80多家国有企业推向市场,利用参股、控股盘活国有资产已经是大势所趋。

  在改制中,贵阳市煤气公司的国有资产如何界定变成了最敏感的话题。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产权清楚才能责权明晰。

  据介绍,贵阳市煤气公司目前已有21万用户,用气人口达60多万,年销售收入6000多万元。除了城市煤气工程设计、施工、供应等服务,还兼煤气用具经营、燃气技术推广和经营服务等。

  贵阳煤气公司通过贵阳市中和正信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资产评估,剥离出来的经营性净资产价值两亿多元。

  然而,对国有资产的界定目前仍存在一些分歧。贵阳煤气公司黄总举了个例子:在煤气公司国有资产构成中,开户费算国有资产,有1亿多元。而用户出钱安装到自家的管网则属于用户的,用户拥有产权,应该属于社会托管资产。他认为:只要用户不取消用气,煤气公司就担负了无限责任,管网的维护不可能另收用户的钱,需要成立一个维护管网的基金,应该把用户安装直通自家的管网费作为基金,这部分不能算作国有资产。

  但是,站在政府角度来看,贵阳市煤气公司不是一般国有企业,煤气开户费形成的暂时闲置资金,实质上来自于政府财政补贴整个煤气运营系统,政府有权进行其他方面的财政应用。

  另外,有业内人士指出:煤气公司和下属子公司也存在了产权不明。长期以来,由于公共物品没有清晰的界定,致使公共物品的范围较广,与公用事业有关的行业无一例外地列入了公共产品的范围。结果造成了公用事业单位所属部门多、专业门类齐全,加大了企业运营成本。公司光卖气这块,10年累计亏损5000万元。政策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都由公共财政来负担。

  烦恼:传言的困惑

  改制中,一个传言在社会上扩散开了:“中国煤炭信托投资公司只花了1亿多元便控股了4亿多元的煤气公司。”

  2004年2月21日,贵阳市燃气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黄友兴在办公室告诉记者:这种说法不正确。实际上,中煤信托公司投资了1亿多,控股的只是贵阳市煤气公司关于燃气经营这部分价值两亿多元的经营性净资产。煤气公司其他的资产和中煤信托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中煤信托公司占60%的股份,职工占9%多一点的股份,剩下股份为国有股。现有职工与煤气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国有企业职工身份,获得一次性安置费或经济补偿金,愿意留在新企业的全部接收,用安置费或补偿金入股。

  谈到管理人员持股问题,黄总说:“现在不可能。按照规定计算下来,我得拿出120万元才能拥有属于高层管理者的股份,我肯定拿不出来。”

  为什么选中煤信托公司,黄友兴也有自己的一番理论:一是中煤信托公司本身实力雄厚,旗下几家大的国有企业都资金丰裕,是国有控股公司。二是他认为中煤信托公司最有诚意投资公司建设。自从北京招商后,贵阳煤气公司老总黄友兴接触了不少颇有实力的投资公司,发现其中不少公司并不是真正想办实事,而是意在股市圈钱。“他们只花一小部分钱参股或控股贵阳市煤气公司,股市上涨的钱远远不只这点。之后,公司经营的好坏,要再叫他们投资,恐怕很难。”黄总评论道。在黄总的理念中,实价实卖是最好不过的,公平等价交换才能保证今后企业发展。因为参股或控股的公司最终将其多花的钱计算进公司成本中,想方设法从公司榨取回去。

  最让他高兴的是:贵阳燃气公司的品牌保住了。不是跟在别人身后做小伙计,比如改叫中煤贵阳煤气公司。如今中国燃气市场还有一大块空间,他想以贵阳燃气的品牌逐鹿国内市场。

  转变:制度的思考

  在新的体制下,革新人的观念无疑成为了重头戏。

  把党委书记头衔换成总经理的黄友兴体会到了角色的转变:“过去召集中层干部开会开口就是:作为党员作为干部,你应该注意领导方法……现在说,作为管理者,你应该注意管理,提高效益……”他告诉记者,我们在改变过去的同时,还要尊重过去,全盘否定过去是不妥当的。

  一个中层干部对记者说,改制当然好,到煤气公司来的不少人都有“关系”。原来处理一个人,就会有许多人说情,工作没法开展。

  客户中心20多岁的王雨佳最能代表年轻人的心声。“早改早好,不要等我都老了才改,那才糟糕。那天看到董事长,才30多岁,好年轻啊。当时我心里就一阵高兴,公司肯定会充满活力。我可不想在原来的体制里熬着涨工资,最好能在分配制度、激励制度等方面出台点政策。”

  在这里工作了12年的刘智民现在是汽车队队长。“车队一般比较懒散,以前9、10点钟有些人才来,现在8点钟就来齐了,没有成绩就有别人来竞争岗位。”

  角色的微妙转变是从国有企业向股份制企业变革中生长出来的。注重绩效、管理科学、职责明确和奖惩分明是贵阳市燃气有限责任公司领导层重新架构现代化企业的核心。贵阳燃气有限责任公司领导举例说,原来的财务制度是向领导汇报,点头签字同意。股份制企业更多要求信息披露充分。计划、评估、决策、实施,一切按照股份公司程序操作,最终成为上市公司。